莫西小蠢®

当下即可爱

要踏踏实实生存,也要热热腾腾生活。


2015年11月1日


日本行——后记

        已经回来快10天了,也终于可以静下心来回顾这次准备了很久的日本之行。东渡扶桑,之前看过苍井优主演的《扶桑花女孩》,同样是美,扶桑花的美,却多了柔韧,坚持,以及一种低调的惊艳。就像这次的旅行,带着归零的心态,去行走,去观察,去体会。


        第一站是大阪,6月6日是个星期六,从咸阳机场出发,7号凌晨3点到大阪,在大阪关西机场我没有一丝倦意,先自己一个人转了转这个漂浮在日本海上的人工岛机场,也是在关西机场第一次学会了取出日元以及使用日元,第一次使用自动贩卖机,买了茶来喝。大阪的交通已经算是比较简单,在机场去大阪梅田的地铁也可以使用西瓜卡,因为不确定乘坐站口,跟工作人员问路,第一次感受到的靠谱是,站内的工作人员随身携带纸和笔,跟我画了路线,还有日文汉字,清晰明了。到梅田东第一件事情是吃饭,在首次尝试了拉面之后,放弃了对传说中一兰拉面的热情向往。还记得从咸阳机场出关时,我们可爱的解放军叔叔拿着我的护照看着我,笑着问“你们自由行?不跟团?”我说“是的,不跟团”,接着他用质疑的口气说:“可是你们的签证是旅游签证啊”,我就压着鄙视他的小心思反问:“有问题吗?”他答不上来,还是利索地盖上了章子。包括飞机上同行的一个男导游,在路上跟我们聊完,也说,你们胆子真大!


        好了画面拉回大阪,我们没有租随身WIFI,开始因为不知道怎么利用日本发达的免费WIFI,只是在咖啡馆蹭WIFI,搜谷歌地图,找到我们的目的地。后来发现WIFI根本就不是问题,在日本随处都有7ELEVEN、FAMILYMART等自带WIFI的超市,地铁站也有本市的免费WIFI,所以克服了开始的担心之后,真的没有必要租价格在每天50元左右的随身WIFI。但是开通国际漫游非常必要,这个我们在到达日本国土之后已经尝到了吃亏的滋味,后面再提及。因为日本的酒店基本上都是PM4:00入住,AM10:00退房,所以这个节奏需要小小的注意一下,在网上预订的酒店,可以早到,但绝对不可以迟到,迟到要提前给酒店打电话,否则有可能造成金钱的损失or房间留不到你来。凭借着老姐天然导航的方向感,我们摸到了之前在官网上预订好的东横酒店,放松了一口气,到酒店打开门之后,不禁惊讶,日本果然寸土寸金,房间的迷你程度有点小压抑,但是非常干净,设施非常齐全,细节处体贴人性,也算性价比高。6月7日一天时间用来适应,适应交通、语言、食物、环境等等,同时也真的有点疲惫。


        6月8日开始逛大阪,各种电车,各种路线,因为日本的地图比例真的比较独特,在地图上看着一大截,其实步行丈量也就是5分钟的事儿,所以我们俩能不坐车就步行,沿街看街街巷巷,搜寻各种美食小店,这就是最普通最寻常的日本市民生活。这天去HIPFIVE摩天轮,话说这还是自己第一次上摩天轮,大阪的城市全貌尽现眼底,不知道为什么,到日本后总有一种时间的穿梭感,每当我看到大街上穿着朴素的日本姑娘,电车上看漫画书的中年大叔,拿着翻盖手机的工薪中层,我就觉得这个国家其实很传统,或者说,这里的人完全没有想象中的现代感,这个感觉一直延续到后面我们到东京,即使站在东京最繁华人气最爆棚的地段,依然有这种感觉,不做赘述。后来坐水上巴士在大阪的护城河里穿梭,会惊叹日本的城市建设,以及植被保护,还有服务行业的发达,最明显的,送你上巴士的工作人员,在巴士已经开出几十米甚至几百米之后,你依然可以看见他们在河岸上微笑着朝你挥手告别,且丝毫没有做作勉强的感觉,对日本人的敬业精神早有了解,上学时日本外教上课从来没有踩过点或者迟到过,只是这次体会得更加全面深刻。


        6月9日我们决定暴走大阪,心斋桥啊道顿崛啊黑门啊,奢侈品一条街啊,大阪没有刺激到我的购物欲望,倒也不是买不起,这要感谢马云,淘宝开阔了这对中国姑娘的眼界,目测没有什么物件可以让我们非理性的掏腰包,是的,我们的钱基本都花在吃上了,哈哈。大阪很平静,在大阪的三天时间里,街上的好些店都不带开门的,感觉日本的店主老板都好任性,不开门怎么了,不赚钱怎么了,一到下午晚上大家都各自回家了,很少见到街上有多少夜生活的路人,连酒吧也是迷你而小巧的,大家站在那里围成一圈,小酌一下,唱唱歌,很少见谁旁边啤酒瓶码十几个,脱光膀子撸串的吃烧烤的。这里的每一个景象,好像都是收敛的,嗯,就是这感觉。另外在日本大街上,不需要交警和环卫工人,我们自始至终都没有见过这两个行业的从业人员,但是值得一提的是,日本的交通真的很有序,车必让行人,也没见堵车的,蹭车的,更没见纠纷的,什么?街道上有垃圾和烟头,那是不可能的,街上没有人一边走路一边抽烟,路边有固定的吸烟处,公共场合都是禁烟的。真是保护了我们妇女儿童的基本健康权益啊!


6月10日去奈良,用了半天时间和鹿玩,因为公鹿爱咬人屁股,我就没有给它们机会,因为我没有买鹿饼干,不是舍不得花钱,而是我不愿意被一群鹿追着咬,我反而喜欢看别人被咬,哈哈这一点老姐嫌我抠门,其实我真的是想腾出更多时间来看和欣赏,眼前生动的画面怎么可能拍得完呢!后来春日大社被春日原始森林给比下去了,完全因为我们俩对佛教寺庙的兴趣有限,被奈良这片惊呆了的原始森林给秒杀了,11年去西藏林芝的原始森林让我感觉自己在阿凡达,而奈良的原始森林让我感觉自己在千与千寻,灵性的鹿,长着武士脸的昆虫,覆盖着厚厚针叶林落叶的土地,完全是一个童话世界!在天黑前我们到达京都,京都也很舒服,只是比大阪更加旧了一点,不对,是古朴,嘻嘻。


        6月11日京都下雨了,本来就比较凉爽的天气因为这场雨更加适合穿和服了,我们被裹了七八层,虽然我的发型我不是很喜欢,但是后来在京都古镇上行走总被老外拍照以及要求合影,事实证明衣服的颜色和花样很重要,对,我们俩挑的。本来还想说we are chinese,但老外在乎的仿佛只是那种跟日本姑娘合影的那种感觉,并不在意我们是中国人还是韩国人,是啊,开心就好。对了,那个花了很多钱的怀石料理,咳咳,好像回国后不再犯恶心了,那个我不能吃完了还黑人家,但是真的比较痛苦,对生肉不感冒的肠胃没办法骗人喔。京都有一家我们很怀念的馆子,叫“饺子的王将”,因为口味比较类似中华料理,饭菜有油水,因此正好满足了两个整天吃很多还吃不饱的姑娘,点一份饺子不够,再加一份,吃得满嘴流油(话说在国内我俩都是那种不吃肥肉看见油大的食物就嫌弃的主儿),在日本的前半段,是我肠胃很不适应的一段时间,脸上爆豆,还不上厕所,困惑了很久之后,在饺子的王将终于吃到了有油水和热腾腾的饭菜,所有症状就跑光光了,在后来富士山的民居泡完温泉之后,达到身体的健康顶峰,这个后面再说。


        6月12日在吃完最后一顿饺子之后,第一次坐新干线,嗯,新干线的速度我也大概知道,但是没想到快到我们就打了一个盹,直接就开到了终点站东京,什么情况?!坐过站+坐错车,因为坐了超快列次,所以没有在我们的目的地三岛市停留,一口气直接到了东京,我们又急转掉头往回走,好在日本的交通不管你坐什么火车电车新干线,只要你不出站,就不存在补票一说,于是我们用时间弥补了错误,顺利到达三岛市,然后转电车到达沼津,这个海边的小城,在夜晚更是安静,我们住了一个比较贵的酒店,因为房间变大了,心情也更加舒畅了。


6月13日从沼津往富士山进发,后来的事实证明了在富士山留的时间有点短,因为很难再见到这么举世闻名还依旧原始的风景了,其中山中湖和河口湖尤其让人眷恋,火山岩石的映衬下,湖水的颜色比较暗,加上天气不够放晴,反而显得景色特别沉静,完全放松下来,真的什么都是它应该有的模样,路边的花再美艳,也没有人去采摘,只是欣赏就够了。在富士山更加体会到了日本人民(注意是人民,因为毕竟讨厌日本的中国人随处可见,不想多口舌)的友好。因为第二天有一个骑行富士山的8000人的活动,富士山下的所有旅馆和民居都是满员,毫不知情的我们在到达富士山已经天黑,拖着箱子找不到住处,就近看见一个正准备打烊的花店,老姐负责看行李,我去问哪里还有住处,花店老板娘帮我打了四五个电话依然没有找到,我当时心里真的有点害怕了(此次日本之行我一共就真正害怕过2回,这是其中的1回),我站在那里用日语咕哝了一句“这可咋办呀”,然后花店老板突然和老板娘说那什么什么地方呢,试试问,结果老板娘打过去还真有空房间,问过价格之后亲自开车把我们送到,事实我们住的那个民宿真的远啊,随身也没带什么礼物,送了老板娘一瓶酸奶,她倒也开心的接受了,我心里就踏实一些了。到民宿后住了真正的榻榻米,泡温泉也是很开心的,除了WIFI不给力之外,毫无挑剔。


        6月14日12点之前我们开始转山,富士山始终藏在云里不肯出来,我们就忽略它,在湖边玩,在镇子村子里穿梭,民居修得都很漂亮,尤其是日本人把自己院子里的松树和花卉照顾得好看得不像话,不得不说,生活在富士山下的人,这幸福指数啊,引发了我和老姐的讨论,她说这才是她想要的生活,虽然我也想要得要死,嘴上还是硬硬得说这是老年退休后的生活(其实真的是羡慕嫉妒)。富士山下有一个著名的游乐园,那索道修建得很逆天,但两次路过都没有见过有人玩,回想也真是虚幻呢。日本是一个一会给你十足现代感又一会给你历史厚重感的国家,要不间断地穿梭其中,嗯,我的表达还是比较到位的。在民宿老板一位72岁大叔开车的护送下,我们乘上了从富士山到东京的巴士。(富士山下御殿场的那个世界最大的奥特莱斯就不细说了,真的逛完没有什么兴奋点)


6月15日的早晨依然在东横酒店醒来,只不过是东京的东横,嗯,我们在大阪、京都、东京都定了东横,事实证明这个决定是对的。不知道是不是还对富士山的自然景观意犹未尽,到了东京之后莫名的失魂落魄,导致磨蹭到中午都不愿意出酒店,其实还有很重要的一点,是东京的交通真的有点醉了,在东京也经历了我的第2次也是最后一次害怕。头天晚上下了富士急巴士之后,打出租才找到酒店,日本的出租车费是比较贵的,那数字的跳跃和心脏的跳动遥相呼应,一个不注意就蹦一个可大的数字,由于对东京的方向感不是太有自信而且天色已晚,所以选择出租车也是咬牙跺脚之后的明智之举。日本的所有车都是靠左行驶,驾驶员位置在右边,所以体验感还是蛮足的,出租出内禁烟不说,司机西装革履,服务细节更是毕恭毕敬。开始我还跟老姐说,东京的出租车司机一定很牛逼,脑子要记多少路线啊,东京毕竟是世界第二大城市,但是司机师傅把我的地址在导航里一输入,选区域,选街道,几下就找到了路,设备的先进又让我有了一种穿越感,此时车已经到了东横门口,司机因为稍稍开过了几米路而说了好几次不好意思和谢谢,帮我们又是提箱子又是开门,再说一次,敬业啊。嗯,时间再拉回15号的白天,我们磨蹭磨蹭到中午,在各种吐槽中去东京大学了,此时日元已经花光,剩下的200日元(10块钱人民币)是我们身上所有的现金,去东大只有6站路,但是却倒了3条路线,这都不是重点,重点是每个站都有n条线,几十个出口,然后在还没到东大门口,我就快倒吐了,心情不好的时候不想说话,沉默中,我们说取钱买点喝的——结果发现——没!带!卡!这也就是后来的那次害怕,不是怕热怕渴,而是那个路线啊那个倒啊,回去取卡是多么郁闷的心情,我说先怂管吧,先玩,一会怎么回去再说(不确定200日元够不够回去的路费)


        这一天要重点写一下,我们到了东大正门,却没发现一块牌匾,让我怀疑我们是不是还没找到东大,结果进去发现没错这就是亚洲排名第一的东京大学,学校的建筑外立面非常欧式,让我有置身英国的错觉,绿化好到像是建校在森林里,学校的低调和学术氛围成正比,东大的学生一部分是呆呆的,一部分留学生是稍微活跃一些的,整个校园非常安静,偶尔见到教授老师,也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,满脸写着谦和,低调,谦和,低调。我们用180日元回到酒店并且没有走一步冤枉路,此时我和老姐相视一笑,东京的交通不过是纸老虎嘛,坐了2次就不再害怕迷路,还行还行。回到酒店取卡,取钱,休息,然后去东京塔。之前小纠结过到底是去天空树还是去东京塔,最后我们在东京塔上看到了天空树,私以为东京塔更有人文气息,虽然天空树比东京塔高2倍,但高又如何,综合的体验是最重要的。


        6月16日开始暴走东京,其实是给自己留了一天时间购物,去了新宿涩谷秋叶原,嗯,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繁华,大包小包买的爽后来行李托运费也是够“爽”,开头说了没有开通国际漫游,各种不方便,春秋航空属于低成本航空,服务费用就相对比较贵,因为在没有在官网上提前买行李券,行李托运费前后花了1500人民币,真的可以避免的。不过也正是因为没有开通漫游,我们的退掉回西安的机票调头往北海道走的打算也就此取消了,北海道,留作下次的念想吧。


        6月17日东京日本桥东出发,到达成田机场,很好玩,机场太大,各种惊吓+惊喜,转大阪关西机场,很奇怪的感觉,来时飞机飞得好快,回去却中途醒了好多次,怎么还没有到西安?嗯,家,还是自己的好嘛。躺在自己的床上时,已经是18日的凌晨,还记得在京都一个寺庙的大殿里,供奉着一个字,因为没有进去,我在外面,算是“偷看”,居然供奉着一个“梦”字。这便是日本信仰的边边角角,关于佛教寺院,京都的东本愿寺,写着这么一句话:“从此时此刻开始,你的生命将伴随你一起”,我跟老姐说翻译得有点别扭,把“生命”应该翻译成“灵魂”更加容易理解,后来想想也许并没有错,多少人是没有“梦”的没有“生命”的人,生命二字,生是生动,是鲜活,是活生生的,然后才是命,是你的物理寿命。这只是自己的理解,但我希望我可以遇见更多生动的人,更多有梦的人,更多实现梦的人,也希望自己是那样的人,便不辜负吧。


        以上。


        二零一五年     六月二十八日凌晨


        西安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家中


三月有哭有笑,终究回归平静。